• 歡迎您,
  • 請登錄 注冊

    資訊中心

    看芬蘭和德國政府、大企業、科研服務機構的變革應對之道

    發布時間:2015-04-03 00:00:00瀏覽次數

     

    \

     

    “國家創新系統”作為芬蘭創新政策,強調“創新不只是企業家的職能,更是由國家創新系統推動的”。其技術創新布局重點扶持新興產業的中小微企業,近年來每年6億歐元預算中,60%給予企業,其中67%為中小微企業
      
      在芬蘭和德國,有一大批具有政府背景、市場化運作的非營利科技服務機構。政府資助與客戶收費相結合,服務專業化,是其共同特點
      
      冬日的芬蘭首都赫爾辛基,雪積得很厚。從赫爾辛基到鄰城埃斯波的高速公路上,記者看到了一片建筑群。夜晚,建筑內的燈光透過玻璃幕墻,宛若停泊在波羅的海港口的豪華游輪。這就是原諾基亞總部大樓?,F在,樓頂的標識已換成“Microsoft”(微軟)。
      
      在慕尼黑采訪西門子中央研究院時,正值西門子宣布調整組織架構,全球范圍內削減7800個崗位。應對業績下滑,西門子提出“2020公司愿景”,將電氣化、自動化和數字化作為未來發展的重點方向。
      
      兩家知名大公司的境遇和作為,揭示了這個時代創新的舉足輕重的地位。面對創新挑戰,德國、芬蘭的政府部門、企業和科技服務機構在如何作為?
      
      培育“未來的諾基亞”:2/3預算支持中小微企業
      
      諾基亞、憤怒的小鳥、開放式操作系統Linux,三者之間有什么關聯?它們都是芬蘭的創新成果。在歐盟區域創新排行榜上,芬蘭連續5年位于“創新領導者”行列。在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4年度全球競爭力排名中,該國居第3位,將美國、德國、日本甩在身后。
      
      就像其國民一樣,訥于言而敏于行,不事聲張的芬蘭早已走在世界創新版圖的前沿。
      
      然而,上世紀90年代以前,這片土地還以林業和畜牧業為主導產業。1990年,一份里程碑式的報告誕生了。這份報告由芬蘭科技政策理事會發布,將“國家創新系統”作為該國創新政策,強調“創新不只是企業家的職能,更是由國家創新系統推動的”。
      
      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(TEKEs)是構建國家創新系統的主要政府部門,隸屬于就業與經濟部。TEKEs主管尤西·基維科斯基介紹,芬蘭2/3的知名創新有他們參與。近年來該機構每年6億歐元預算中,60%給予企業,其中67%為中小微企業。
      
      2009年,芬蘭游戲公司Rovio的設計師雅科·利薩洛畫了一個創意——一只顏色鮮艷的小鳥挺立在巖石高處。此前,利薩洛向公司提出過不少游戲創意,都被否定。這一次,公司上上下下對這個卡通形象愛不釋手。當時,Rovio狀況并不樂觀,經營不穩定,2009年初,只剩下十幾名員工。艱難時刻,技術創新局“托”住公司,幾年間向它提供總共40萬歐元的支持。內外力共同推動,這款游戲火了,全球下載量超過20億次,它就是“憤怒的小鳥”。
      
      2012年,技術創新局設立了扶持項目“游戲加油站”,為游戲企業提供資金、市場調研、商業發展等服務,至今,已向“游戲加油站”注入約7000萬歐元。時至今日,Rovio依托“憤怒的小鳥”建立起一個游戲娛樂王國,而它仍是“游戲加油站”數個子項目的參與者。
      
      基維科斯基表示,在移動互聯網等新興產業飛速發展的今天,政府側重扶持這些產業的中小微企業,是明智之舉。為了培育“未來的諾基亞”,技術創新局已設置多個針對企業成長不同階段的扶持計劃,如面向創業團隊創意提出與概念設計的TEPO計劃,與社會資本結合、加速企業成長的VIGO計劃。與我國的科技型中小企業扶持計劃相比,它們的定位更精準、配套服務更到位。
      
      瞄準未來,巨頭們的共同選擇
      
      當一大批中小企業快速成長時,芬蘭曾經的“國家名片”諾基亞卻衰落了。衰落的原因是什么?長期與之合作的芬蘭國家技術研究中心(VTT)執行副院長尤科·索卡斯有些回避。他說:“諾基亞只是出售了手機業務,網絡業務和地圖業務都還在,我們中心正在與諾基亞合作開發5G網絡的解決方案。”
      
      智能手機時代到來后,由于創新沒有滿足消費者潛在需求、“押寶”微軟手機操作系統失敗等原因,諾基亞在手機市場上敗退。如今,他們瞄準了網絡業務。除了VTT,諾基亞還在與日本移動運營商合作,聯合研發使用高頻段頻譜的5G網絡技術,計劃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上展示。
      
      瞄準未來技術發展方向,調整企業戰略,也是西門子當下的選擇。去年5月,西門子發布“2020公司愿景”,提出將專注于電氣化、自動化和數字化三大增長領域。為此,公司會在資源配置上向這些領域傾斜,并實現更加扁平的組織架構,增強客戶導向。今年2月,西門子宣布將在全球范圍內削減7800個崗位,節省下來的10億歐元將用于增強創新、提高生產力和促進增長。
      
      在西門子中央研究院,公司國際合作部主管約先·科爾策博士向記者介紹了“2020愿景”中的數字化戰略:全面發掘包括制造業在內的數字化發展潛力,利用軟件解決方案、模擬仿真、大數據分析等打造數字化工廠,提高產品開發的效率和品質。“我們特別關注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融合,要讓機器變得更聰明。”
      
      如今,西門子在德國安貝格和中國成都建成兩家數字化工廠。安貝格電子設備制造工廠的每件產品都有代碼,通過代碼,生產系統可以獲取下一步的工序信息,并“告知”生產設備,以達到控制生產的目的。數字化改造后,安貝格工廠產能提升了8倍;成都的西門子工業自動化產品生產研發基地,能將產品開發上市的周期縮短50%。
      
      “價值共創”:產業協同創新的新生態
      
      在芬蘭和德國,有一大批具有政府背景、市場化運作的非營利科技服務機構。政府資助與客戶收費相結合,服務專業化,是其共同特點。
      
      信息通訊科技創新戰略中心(DIGILE),是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設立的6個創新集群之一,著力推動產學研協同創新。“中心旨在打造具有根植性的產業創新生態系統,為企業提供高附加值服務,共創新價值,提升芬蘭在全球創新網絡中的影響力。”DIGILE商業生態系統部門主任雅科·塔爾維蒂博士告訴記者。
      
      據介紹,傳統的協同創新通常由大企業主導,將各項任務分包給小企業和科研機構。在這個生態系統中,DIGILE成為了主導者。做法是:提出一種市場上還未出現或還不成熟的商業模式、產品概念,向社會發布后吸引企業和科研機構加入;隨后,組織參與各方本著“成果分享、風險共擔”原則洽談,確定合作方案。在合作過程中,各方都可申請政府資助項目,也可接受風險投資。作為“價值共創”的主導者,DIGILE向加入商業生態系統的單位收取服務費。
      
      最近,一家芬蘭初創公司開發了一款采用太陽能電池板的電子閱讀器,有技術但沒市場。DIGILE將它與一家傳媒公司聯合在一起,將報紙導入電子閱讀器。作為試驗,DIGILE向90個讀者家庭分發設備,收到了不錯的用戶體驗反饋。
      
      近年來在歐盟區域創新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德國巴伐利亞州,有19個覆蓋不同產業的集群公司,都屬于非營利科技服務機構。巴伐利亞化學集群有限公司總經理高山介紹,他們為會員企業提供一對一服務,解決其在技術、客戶和市場方面的各種需求。在“跨大西洋技術轉讓計劃”中,集群公司得知波音公司需要一種材料創新方案,便在會員中物色到兩家企業,讓他們合作研發,并成為波音的供應商。“對小企業來說,集群提供的服務很有價值。通過跨大西洋技術轉讓計劃,我們有機會向美國的大客戶介紹公司產品。”克爾霍夫顏料技術公司經理約爾根·克爾霍夫說。
      
      談到中國同行,高山說:“中國許多工業園區、高新技術園區在服務企業方面還有很大提升空間。園區不能只為企業提供普惠性服務,而要服務各個企業的具體需求。”
      
      對此,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常靜副研究員建議,上海政府可加快培育這類市場化服務機構,讓一批復合型人才專職為科技型企業“牽線搭橋”;引導、鼓勵產業技術聯盟等組織將服務功能剝離出來,形成一批新的服務機構,形成促進產業創新的生態。

    10条赚钱路子祝你日赚500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有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 白小姐博彩官网 北京 股票配资公司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1分快3全天精准计划 内蒙体彩11选五开奖果 贵州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168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